李克強在2017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發表特別致辭后回答問題以及同國際工商企業界代表對話交流實錄

2017-06-29 07:17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大連6月28日電 

李克強在2017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發表特別致辭后回答問題
以及同國際工商企業界代表對話交流實錄

2017年6月27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大連國際會議中心出席2017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并發表特別致辭后,回答了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的提問。6月28日,李克強在大連國際會議中心同出席2017年夏季達沃斯論壇的國際工商企業界代表對話交流。有關問答和對話交流實錄如下:

施瓦布:您在剛才的致辭中向我們展示了中國經濟的活力,介紹了一些相應政策。相信這些政策能夠幫助中國經濟保持發展活力。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實現接近7%的經濟增長,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您是否可以同我們更加詳細地分享一下,中國政府將采取哪些具體措施保持經濟增長的活力?

李克強:中國經濟過去曾經有過兩位數的增長,現在從高速增長逐步轉換到中高速增長。比如,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速是6.9%,有人說這是放緩了。這么說不完全準確,因為中國經濟的體量與過去不一樣了,現在每增長一個百分點,相當于5年前的1.5個百分點、10年前的2個百分點。我曾經比喻一個小孩子翻跟頭,一口氣可以翻十幾個,但是成年人一口氣能翻三四個跟頭就已經很了不得了。世界上經濟總量超過兩萬億美元的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能夠達到3%就相當了不得了。希望大家能夠客觀地看待中國經濟的走勢。中國經濟會持續保持中高速增長。我們有13億人口,擁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和社會創造力。

當然,要實現中國經濟較長時間的中高速增長需要多種措施,在當前和今后一段時間里,起碼有三條我們會堅守住:

一是保持宏觀政策的穩定,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我們不會搞“大水漫灌”,而是要推動結構調整,給市場一個穩定的、明確的預期。市場經濟中,預期是最重要的。

二是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要著力推動簡政放權、降低市場準入門檻,同時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營造公平競爭環境。減費降稅,給企業減負,讓市場活力更多迸發。

三是加快推進新舊動能接續轉換,堅持用市場化、法治化的辦法來化解和淘汰鋼鐵、煤炭等領域的過剩或落后產能。與此同時,著力培育新動能,發展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采取包容審慎監管,使它們能夠成長起來,健康發展下去。對于中外企業,我們都一視同仁。

施瓦布:在全球范圍內,中國政府引入第四次工業革命工作做得最好。我要向您、向中國政府表示祝賀。當然,第四次工業革命有時也會帶來一些顛覆性的影響,包括在就業和收入分配方面。您在開幕演講中也提到這一點。中國政府正在采取什么舉措,減少這些負面影響?

李克強:感謝施瓦布先生對中國政府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或者說新一輪工業革命中采取的措施所給予的肯定。我們不敢說自己做得最好。中國有一句成語,叫做“月盈則虧”,我們始終是在不完美中追求完美。至于說新一輪工業革命,我認為帶來的機遇大于挑戰。當然也不是在每個領域、每個方面都是如此,天下事有利必有弊。

比如就業方面,人工智能、機器人大規模發展會不會導致失業問題?這的確是個問題,在有些行業、有些領域就發生了。但是我們發現,通過“互聯網+”,通過“雙創”,新一輪工業革命帶來的網購、快遞、共享單車等新技術、新業態所創造的就業崗位,遠遠多于被機器人替代的崗位。這只是一個結構的轉換,或者說是對勞動者技能培訓的調整問題。我們敢于去應對這種挑戰,因為這個挑戰本身是不可避免的,而且通過發展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有利于讓所有人的個性選擇發揮出來,形成巨大的市場潛力,讓每個人的智慧能夠充分地發揮。通過匯聚眾智,創造的財富、增加的崗位就一定會遠遠大于失去的。

我們的確在和時間賽跑。施瓦布先生曾講到,未來不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我想略做補充,快魚一定會優于慢魚,但我希望,慢魚能夠加快速度追上快魚,快魚也能夠回過頭來幫助慢魚。

荷蘭皇家帝斯曼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謝白曼:李總理,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幾個重點任務已經確定。我想問,中國在這些領域取得了哪些進展?另外,國際工商界能夠為中國推進下一階段改革發揮什么作用?

李克強:中國近幾年來在推進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中,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重點推進了一些領域的改革,包括對煤炭、鋼鐵過剩產能進行消化和淘汰。僅去年,我們就淘汰了6500萬噸以上鋼鐵和2.9億噸以上煤炭產能。與此同時,我們也在推動培育新的發展動能,通過降低市場準入門檻、減稅降費,減輕企業負擔,大量新的市場主體在不斷涌現。過去4年間,中國的企業數量翻了一番,現在總量已經達到2700萬戶,市場主體超過9000萬戶,它們在催生著大量的新技術、新業態。中國的改革尤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推動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

大家都知道,國際上一些領域出現產能過剩,這是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后,許多國家實施量化寬松政策導致的一個結果,需要全球共同努力來解決這個問題。中國沒有推卸責任,而且主動作為,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消化過剩產能方面付出了努力,也為國際社會作出了貢獻。

30多年來,中國的改革和開放從來都是并行的,而且相互促進。中國推進改革的過程中需要外資、外商、外國智力的參與,我們也歡迎外國企業到中國來,參與企業的兼并重組。我們在培育新動能過程中,將進一步降低服務業對外資的準入門檻,實施負面清單管理。中國給予國內企業的一些符合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政策支持,只要是外資企業在中國注冊,我們將一視同仁。歡迎貴公司繼續加大在中國的投資力度。

美國江森自控集團董事長穆安禮:“中國制造2025”戰略對中國提高生產和創新能力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您在回答前一個問題的時候,已經部分談到我個人關注的領域,那就是外商在中國的投資,以及為外資提供公平的環境。我的問題是,“中國制造2025”戰略在繼續落實方面,面臨哪些挑戰、障礙或阻力?如果有的話,中國政府將采取什么措施予以應對?

李克強:“中國制造2025”,是根據中國目前的工業化水平、放眼未來制定的,核心內容是要提高中國產品和中國裝備的質量和水平。一方面,中國制造可以說是已經享譽全球,但是中國制造的水平總體還處于中低端。另一方面,中國的裝備和中國制造一樣總體水平也不高,還需要引進國外的裝備。“中國制造2025”就是要在中外合作中,推動中國裝備的水平向智能化的方向發展,在現有的層次上不斷提高質量。

第一,“中國制造2025”的實施會給中外企業帶來巨大的市場機遇。中國企業要提高產品制造的質量,必須提高工藝水平和裝備水平。在這個提高過程中,我們需要同發達國家合作,比如我們現在同德國“工業4.0”、同美國方面都有合作,未來也會有更多的國外裝備制造產品和技術進入中國市場。

第二,會有更多的中外企業在裝備技術領域開展合作。國外裝備在中國要爭取更大的市場,需要把產品本地化。比如美國通用汽車在中國市場占據了相當份額,它是和中國企業合資,按照中國的道路狀況、氣候條件等進行了改造,所以在中國的市場份額不斷擴大。有一點,我要強調,這種合作是企業自愿、有利于開拓中國市場甚至第三方市場的。中國政府不允許中國企業強迫合資方轉讓技術,更不允許出現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

第三,關于“中國制造2025”有關領域,比如綠色發展領域,《巴黎協定》、世界貿易組織等都鼓勵各國政府予以政策支持。只要是外國企業在中國注冊,中國政府將給予同內資企業一樣的政策支持。

現在對“中國制造2025”有一種誤解,好像我們出臺的這些政策,目的是將來不再購買國外裝備了。第一,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是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企業購買裝備由它們自主選擇。在這個開放的市場條件下應該給企業選擇的權利。第二,任何一個國家都愿意提高本國裝備的質量和水平,這本身無可非議。但是如果關起門來干,在全球化的條件下等于是“閉門造車”,是不行的。第三,像中國這樣巨大的市場,產品質量和裝備水平提高了,也必然會促進世界市場的擴大。

美國賽富時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馬克·貝尼奧夫:非常高興今天能夠有機會再次來到夏季達沃斯。昨天我認真聆聽您的演講,感到深受啟發。自我出席夏季達沃斯這些年以來,在美國國內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也很愿意聆聽您對于這些形勢變化有什么評論?另外,我知道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中小企業的發展,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我在其他場合,包括去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都聽您談到過對有關問題的看法。我想特別了解的是,在當前不斷變化的大背景之下,中國推進這些工作的努力面臨什么樣的挑戰或者復雜因素?美國企業和國際工商界,能夠再做些什么,更加有效地幫助中國推進相關的努力,包括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合作?

李克強:中國和美國分別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關系的穩定發展,尤其是經貿關系的不斷擴大,不僅可以造福兩國人民,而且有利于世界的和平發展與合作。不管兩國國內形勢怎樣變化,有一點我們抱著堅定的信念,就是中美關系幾十年來有風雨,但一直是向前行的,尤其在經貿關系方面,我們的雙邊貿易額從建交前的10億美元左右發展到去年5000多億美元,中美已經是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體。

中國政府著力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首先是從就業角度考慮的。中國每年城鎮新成長勞動力1500萬人,就業壓力較大,而大企業要提高效率,會更多應用機械手、機器人,就業容量實際上是在下降的。我們通過放寬市場準入,每天新增1.5萬戶以上小微企業,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現在小微企業提供的就業崗位已經占了全部就業崗位的80%,這是包容性增長的基礎。

第二,“雙創”是適應創新需要而推動的。因為在新一輪工業革命過程當中,市場發生了巨大變化,個性化市場需求日益增長,甚至是呈倍數或幾何級增長,這就需要有比較靈活的經營模式、創新方式和組織結構,而中小企業在這方面有很強的適應性,用中國的俗語說,就是船小好調頭。

第三,“雙創”適應了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的趨勢,因為不僅是小企業在進行創新以適應個性化的需求,現在中國的很多大企業也在進行定制化生產,以滿足市場多層次的需要,這樣也要對內部組織結構進行改造。我這次考察了大連一家裝備制造企業,它的生產線上就產生了諸多個創客空間,每個小團體可以對生產線上的產品進行個性化改造,以適應市場需求。雖然這家企業生產的是大型的產品,但是它的個性化定制已經占到85%。不僅這家企業,中國很多的大企業都在這么做。

當然,在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過程當中,我們要克服一些困難。

首先,從政府角度,要砍掉既得的利益,降低市場準入的門檻,同時要用更多精力來進行事中事后監管,使這個市場的競爭是公平的,是不允許假冒偽劣、坑蒙拐騙、侵犯知識產權發生的。這對政府轉變職能是一個重大考驗。

第二,對金融發展也是新的挑戰。中小企業貸款可能在全世界都是一個難題,銀行家們總愿意把資金貸給那些大企業,在中國也有這種情況。所以現在我們正在推動發展普惠金融,在政策方面給予一定的支持,讓銀行貸款盡可能向中小企業傾斜。

第三,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中小企業在不斷創新,而且又同大中企業融合發展。如何保護知識產權、通過保護知識產權來激勵發明者、創造者,是需要探索的問題。現在中國中小企業發明專利的申請量占到70%,這里面的確也會有一些糾紛。在大企業推動創新方面,如何拓展容納創客的空間,讓生產線上有諸多的小企業,這些小企業怎么和大企業進行分配,促進共同發展,也是需要探索的課題。

我剛才舉例的大連那家企業的企業家很有遠見,當生產線上的創客空間對企業產品進行個性化改造后,所創造的價值是企業家和創客空間三七分成。我就問誰是三、誰是七?企業家回答說,創客們是七,我是三。我說你很有勇氣啊,把大頭讓給了創客。他回答說,如果沒有他們,我不要說“三”,連“一”都拿不到。這就說明,知識產權既要保護,又要能夠有激勵的機制,需要我們在探索中前行。創客們雖然用的是這家企業的設備進行創造,但企業家認識到這些創客們的點子更有價值。要讓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認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南非非洲彩虹礦業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帕特里斯·莫特賽比:我是一位來自南非的企業家,我是金磚機制項下商會的首位主席。我們看到金磚機制的發展給相關成員國,尤其是給非洲國家帶來了極大的益處,我們都從中國的經濟增長和與中國的經貿關系中受益,我相信全世界也從中受益。我的問題是,世界貿易組織《貿易便利化協定》已于今年年初生效,中國一直是貿易便利化的積極支持者,您認為在該協定的執行過程中會遇到什么樣的挑戰?中國會采取什么措施來進一步推動全球貿易的便利化?

李克強:你問的問題很重要,尤其是在當前逆全球化思潮有所抬頭的背景下。國際金融危機爆發近十年來,各國出臺的貿易保護措施不下3000項。2013年世界貿易組織通過了《貿易便利化協定》。協定的生效不僅有利于世界經濟的復蘇,而且還對引導市場預期有重要的作用。

《貿易便利化協定》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后參與并達成的第一個多邊貨物貿易協定,而且在不到兩年的時間,中國國務院就通過了國內的法定程序,批準這個文件。但現在還有近三分之一的世界貿易組織成員沒有履行國內批準程序。我們希望各方能夠共同努力,使《貿易便利化協定》在今年真正全面實施。據專家們估算,這至少會增加1萬億美元的貿易額,對世界經濟的穩定復蘇無疑將是有益的。

中國不僅要履行這個協定,而且要根據自身國情盡可能推進貿易便利化。首先,我們要推動單一窗口,在相關管理上把體制內部很多分管部門合并成一個窗口,簡化企業在通關過程當中的手續。第二,要縮短通關的時間。今年將把通關時間再縮短三分之一,而且跟國際最先進的通關程序、時間進行對標,爭取在不太長的時間內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第三,加強國際合作,特別是監管部門進行監管的相互認證,使企業在通關過程當中避免重復認證,減少成本。

這些都是技術性的措施,但是我認為最關鍵的是,我們一定要樹立一個明確的思想,就是自由貿易是推動世界經濟復蘇的良藥。在推動自由貿易過程中,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是自由貿易的重要特征,大家都以開放的心態來推動自由貿易,會使消費者有更多的選擇,也會倒逼本國企業創新升級。當然也要考慮各國國情,避免對某些行業沖擊過大,可以有一些緩沖的措施,這需要互諒互讓,協商解決,但是大方向是應該堅持的。

施瓦布:總理先生,我也想借這個機會問您一個關于互聯網和數字化發展的問題。“互聯網+”已經成為中國的國家發展戰略,另外隨著數字化的進一步發展,已經很難區別傳統產業與數字化產業,他們彼此之間在實現融合的發展。我想問,您對這種發展有什么體會?數字化發展在中國還面臨什么樣的挑戰?尤其是國際工商界如何能夠更有效地參與到中國的數字化發展進程中?

李克強:“互聯網+”產生的新業態可以說是層出不窮。大數據的發展已經成為一個潮流,我們只有順應這個潮流,才能夠抓住新的機遇。但與此同時,傳統產業確實在經受挑戰,我曾經舉例說過網購和實體店就有過沖突,或者說是不協調的痛苦經歷,但是現在實體店也在進行網上銷售,反而增強了它的實力。所以,挑戰是巨大的,但是應對挑戰的辦法更多。

中國在大力推動“互聯網+”,這本身就是面向全球的。我們有很多云平臺吸納國外的企業和個人參與,外國企業注冊的數量在大幅度增加。在基礎電信和增值服務方面,中國也對外資開放了很多業務,這在發展中國家可以說是最高開放水平。外國投資者在這個領域有著巨大的發展空間。

同時,中國的移動寬帶用戶已經達到9億多,互聯網上網人數7.3億多人,同時我們還在積極推進跨境電子商務。外國企業可以利用這樣的平臺銷售產品和服務,只要你們能想到,就有可能做到。中國政府也會采取包容審慎的監管方式,讓你們與中國企業共同發展,為中國經濟助力,使中國人民的生活更方便。當然,網絡經濟要吸引更多消費者,安全是前提。我們需要共同努力來打擊網絡欺詐、通過網絡銷售假冒偽劣商品乃至于盜取商業秘密的行為。

最后,我想強調一下,剛才幾位企業家做了提問,也都介紹了他們自己的企業。希望在座的各位和媒體,不僅關注他們的提問和我的回答,也要關注他們企業所取得的業績,以及對中國現代化建設的支持。謝謝你們。

施瓦布:感謝李總理今天出席對話會,與我們既分享了戰略思想,也有許多具體的政策措施,特別是舉出了鮮活的例子。也感謝您率領中國政府代表團參加今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我們祝中國政府落實各項發展戰略繼續取得巨大成功。世界經濟論壇和在座的各位企業家也會繼續積極參與和支持中國的發展。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雷麗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